一个从医者的安分与不安分 | 9958爱心专家邵静波专访

这世间的诸多变化,往往都有迹可循。春与夏的交替,秋与冬的更迭,也总会有一些讯息能让人察觉。这就好比每个人的成长,当下处于什么阶段,正在面临什么样的挑战,静下心来,是可以窥得一二的。

这些,对于成为上海市儿童医院血液科主任不久的邵静波来说,诸多变化带来的种种复杂感受,来得同样强烈。

不安分背后的安分

几乎是每一个平常的工作日,早晨科室交班结束之后,邵静波会带着一些医生进行查房。

穿梭在不同的病房和病床之间,与不同的孩子和家长接触交谈,这是她每天工作中平常无奇的一部分,却是她最喜欢的一部分。

“宝贝啊,今天感觉怎么样啊?”

“来——张一下嘴巴,真乖——”

走进病房,不管是治疗多久的孩子,看到他们治疗过程中发生的一些变化:有的孩子坚强不少,有的孩子长胖不少,有的孩子开朗不少......这些点点滴滴的琐碎细节,都在繁冗的工作间隙,时不时宽慰着邵静波。

67cd65265defbfbd1ce0972669aeca96

就在1999年,自大学毕业的邵静波正式开始了自己的从医生涯,二十一年之后,她从最初的一名小医生成为了现在的科室主任。

二十多年从医路,探索与积淀的过程中,邵静波从来都是安分守己听话的好“学生”,跟随着前辈的步伐,遵循着导师的教诲,努力按部就班地成长和进步。

但乖巧温顺的外表掩盖不住内心的好奇和活跃,在理顺和掌握每个阶段固有的工作后,她感觉工作激情就有所下降,适逢年轻,总以为是遇到“瓶颈”期,特别渴望突破与改变,总想着“折腾”点事,就连她的老师蒋慧主任(上海市儿童医院血液科学科带头人)与她聊起来时,也会笑着说一句:“你就是不太安分。”

“现在回想起来,哪是什么瓶颈啊,其实也就是年轻人工作上的新鲜劲过了。”

回顾自己的过去,邵静波很庆幸,在这些时候,在导师的指导下,选择的都是些积极的事情,包括出去学习、读硕读博、去云南支援、外出进修、挂职锻炼等等。

“每当你去从事一件不同的事情,你会有一个崭新的工作状态,全新的激情和能量,学习和掌握新的方法,在你完成这件事后,你会获得更多的收获,又会产生很多新的想法和思路,这样的阶段性调整和改变其实是很有必要的。”

但适当的调整和改变并不意味着换一条路去走。参加工作不久之后,除了顺利读研之外,邵静波还完成了自己个人生活的两件大事:结婚,生孩子。就在2004年,当她休完产假回到医院上班的时候,突然间发现,有好几个同事跳槽了,转去药企、器械行业。

da56a268ccea1480e960a72b9cf110e6

“和他们聊起来,就说压力比较大。那时候我们刚工作四五年,正好大家都是住院医生,也是最辛苦的时候,对年轻医师来说,值班的压力,收入的难堪、医患关系都是考验。对于女同事来说,面临着结婚成家,事业上的晋升,还有考试和进修,完全是一个新的人生阶段,有了新的身份和角色,会顾及到很多东西,有时候不得不做出取舍。”

对于这种情况,邵静波能够理解,但就她自己而言,她很少动摇过做医生的念头。

“因为家里一直都很支持我,也让我没有什么后顾之忧。我从事的专业是我自己喜欢的,科室的氛围非常好,血液科的孩子又特别让人怜爱,能够帮助这些孩子和家庭让我特别有职业荣誉感,每天上班都挺开心的,就算辛苦点也没什么,所以从来没有过不做医生的想法。有时候,我甚至在想,如果不做医生,我能够做什么?好像没有一个答案。”

或许,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就是她从医路上,“不安分”背后的安分。

来自孩子们的鼓励

相较其他科室,血液科医生接触到的病人,治疗时间往往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也正是在漫长的过程中,医护工作者与病患家属往往会变得像家人朋友一样,对于从医已经二十多年的邵静波来说,也是如此。

据了解,上海市儿童医院血液科,时隔几年就有比较大型的“白血病孩子回娘家”的活动,每逢活动期间,来自全国各地曾在血液科接受治疗过的患儿(目前都已经康复,和正常孩子一样学习和工作)会回到这里,欢聚在一起感恩医护人员的同时,也会用他们自己的亲身经历,鼓励病房里正在与病魔战斗的弟弟妹妹们。

“包括有不少停药很多年的孩子,已经考上了大学,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虽然有的孩子来不了,但是家长还是会回来,会和我们聊,孩子怎么样了,考上什么大学了,有没有谈女朋友,结婚生孩子也会告诉我们。”

9f5c670f32465259c9019ed564a7559b

邵静波印象中,在第一次回娘家的活动上,有好几个读大学的孩子都来到了科室,看着当年一个个那么小的孩子,从当初剃着光头、顶着激素脸的样子到如今成长为亭亭玉立的少女和帅气的小伙子,大家心里都是说不出的感慨和激动。

“站到你面前真的是不敢认,包括有些时候,你在科室看到一些背影,会想哪里来的漂亮小姑娘,但是当她叫你一声邵阿姨,说出自己的名字,你立马就会回过神来了,原来是谁谁谁,孩子变化大,家长变化不大的。”

对于邵静波来说,看到孩子们回来,了解到他们已经开始了自己健康美好的生活,这本身是非常欣慰的事情。

说起这些,她不禁有些哽咽:“因为做医生嘛,工作有时候也很累,有时候也会有一些委屈,有点儿挫折感,孩子们回来,其实是给我们鼓劲来了,就会觉得非常值得。”

值得与不值得,在邵静波这样的从医者眼中,衡量的标准似乎永远都是病人。相应地,在她看来,一名好医生的第一标准,始终都是将所有的选择基于病人的立场。

来到上海市儿童医院血液科的孩子,多数血液疾病都属于高危难治复发的,这给医务人员都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204355d75bb3f6fd140f6c0f09ec79b5

如何在现阶段选择对孩子们来说最好的治疗方式,如何让家长理解,然后一起去走这样一条困难重重的路,从而获得希望,这是每一个血液科医生日常面对的问题。

“其实,有时候我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坚持比放弃更难。所以就是尽可能做对孩子最好的选择,尽量不去考虑其他琐碎的东西,但真的不考虑是不现实的,包括费用,包括怎么家长能不能接受,这些问题都需要考虑,但从医生的角度来讲,最根本的出发点,还是怎么对孩子好。不仅仅是看孩子治愈,还要看生存质量。”

邵静波记忆中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是在早些年,有一个女孩被诊断了白血病,因为家里没钱,家长选择放弃治疗,怎么留都留不住,家长非常坚决,后来这个孩子回去以后,没多久就离开了。

“无能为力,但是非常痛心。现在这种情况很少了,国家医保的覆盖,公益基金的帮助,所以我们做医生的也希望,未来,我们能够心无旁骛地挽救一个生命,那样是最好的。”

坦言:还在摸索中

2020年年初,新冠疫情爆发,以其汹汹来势,定格了每个人关于那个春天的记忆。

也就是在那一年,邵静波开始担任上海市儿童医院血液科主任,角色的改变,责任的重担,加上疫情防控带来的工作难度,直到现在,邵静波都觉得压力不小。

一方面,来到血液科的病人多是难治复发的,工作难度和强度远远大于一个新发病人,如何能够保证科室的治疗水平;另一方面,作为一个管理者,科室的规划与决策都在自己身上,所有的考量必须权衡很多东西。

邵静波坦然地说:“其实到现在我还在摸索和学习,不光是看病人,行政上很多的事情,团队的发展,每个人的发展,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压力很大。”

9f1aba7e3fd25e7f3dee12b9c2b0b7fb

这其中的改变,从一些细小的事情就能发觉。她记得,在读博的时候,发现自己长了第一根白头发,而在当了科主任之后,不仅仅是工作时间,包括自己所有碎片化的时间都被占据了,即使回到家里,心里也放不下,会操心很多事情。

“做了科主任之后,还要想这个团队发展,这个人才梯队怎么培养,还要想怎么去开拓新的东西。有很多需要开拓和探索的东西,如果你不学习,就会发现落后了很多,但不光是不能停,不止是要做追随者,要尽量走在前面。因为团队和专业要继续前进的话,必须要一些特色和亮点的东西。”

当说起自己的性格,邵静波也会开玩笑调侃一下自己,说自己就是那种很爱操心的人,没有办法。

或许,就是因为家里不需要自己操心,她所有的精力才会放在医院,放在病人身上。但对邵静波自己来说,这种操心,是自己非常乐意的事情。

“我们科室,人际关系、医护关系、医患关系都是很好的。所以这种操心并不是那种埋怨,而是关心和惦记,很开心的,一些该操的心操完,还是蛮有成就感的,包括关心那些病人啊,关心那些家属啊,关心我们自己员工啊,其实都是很乐意的。”

965f6ebd32e7cc10b21f4e43e7211a67

包括平常在医院,有一些孩子生病很久了,家长情绪会出现问题,有时候变得比孩子还抑郁,邵静波和她的同事都会看在眼里,主动和家长聊一聊,关心他们,慢慢看到他们的状态变好之后,她也会感到非常满足。

尽管做了科主任,开始从事行政工作,但邵静波坦言,她其实更喜欢看病人。每当看到一个治疗了很长时间的孩子情况一点点变好,心里会有难以言说的喜悦感,而这些喜悦感,或许是看慢病的医生所特有的。

多数时候就是这样,现在作为科主任的邵静波,常常是一边忙,一边感到乐在其中。尽管有压力,尽管还没有调整得很好,但对于未来,她还是保持着不断学习,持续探索的心态,同时不断汲取前辈和其他科室的经验,带领血液科再向前迈进一步。

“我和邵医生共事已经将近二十年了,从我进医院开始,她就是一个很负责认真的医生,对待同事非常热忱,不断成长之后现在作为科主任,也很辛苦,但是各个方面都不懈怠,非常尽职尽责。”上海市儿童医院儿内科副主任医师李红这样评价邵静波。

志愿者与公益

2010年,邵静波去到云南香格里拉做志愿者的那次经历,一直以来都深深影响着她。

当时,上海市有个支援云南的项目,邵静波觉得自己条件符合,也想着去做一些和平时工作不同、也有意义的事情,她便报名了。

之后,邵静波作为志愿医生被分派到了香格里拉县人民医院。那时候,香格里拉县人民医院的条件还不是很好,儿科尚没有建立。那段时间,邵静波看的病人当中,多是感染性疾病居多。

工作量其实不算大,就是工作和生活条件比较艰苦,3000多米的高原,语速比较快的讲话就很喘,每次打电话回家,邵静波的妈妈听了都要掉眼泪,但她自己倒是不以为然。

ddb9253c73339a8e7e005db8405af459

“作为总队长,我还要带领医疗、教师、公共卫生的队友一起开展工作,下乡义诊。但藏区的人对医生非常信任和认可,虽然有时候因为语言的问题,交流不是很顺畅,通过那半年的经历,不仅帮助了藏区人民,还磨炼了自己的意志,锻炼了工作能力,回想起来是很值得留念的一段时光。”

直到现在,支援项目还在持续中,邵静波也时常会和曾经一起去到香格里拉的同事们畅聊起那段经历,对于年轻时的付出和收获,大家都觉得是非常珍贵的记忆。

通过那次经历,邵静波对于医学发展也有了新的认识:“一方面,医学发展离不开国家的扶持政策,特别是对于基层,不间断的帮助和支援是非常有必要的;另一方面,需要引导大众改变一些陈旧的观念,就像以前藏区人民患病之后看不好就算了,现在大家认知变了,也会争取一下,从藏区出来来到城市看病的人也多了,这是非常好的转变。”

0ac45b93ce2fd94853067166f4fac5dc

实际上,除了作为志愿者深入基层,上海市儿童医院的公益理念,从参加工作之初,就深深影响着科室里的每一个人,也影响着邵静波。

如何能够挽救更多孩子的生命,如何能够帮助更多的家庭走出疾病的樊笼,同样成为了每一个医护人员的期望与考量。

为此,就在2021年,为了能够切实地帮助那些长期治疗、无法承担治疗费用的血液病患儿家庭,让他们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刻获得救助机会,9958上海分中心与上海市儿童医院血液肿瘤科发起了专门面向血液病儿童的救助专项——【“癌”天使救助工程】,用于0-18岁患有血液病儿童的治疗,期待通过这样一个平台,将医疗与公益相结合,为救助全国的血液肿瘤孩子做出一份贡献。

邵静波表示,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爱心人士关注血液肿瘤患儿群体,传递更多的爱和希望,帮助他们度过人生当中最难的坎,让他们无异于常人一样健康地成长。

邵静波坦言,对于未来,现在的她也并非怀着十足的信心,但她始终坚信:一直在路上,总能够有所进步。

不断学习,不断调整,不断摸索,这是她一直在督促自己的事情。或许,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她找到了作为医生的能量源泉。

(文中视频与图片均已获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特邀记者 雅丽

【免责声明】

中国健康在线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健康在线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与中国健康在线联系,我们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相关文章
健康百科